来源: 人民日报(北京)

《人民日报》( 2017年02月08日16版)

  我叫“天河一号”,生于2010年10月,住在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。过年这些日子,我可一点都不清闲。我每天在线任务量超过1400个,处于饱和运行状态,这是欧美国家级超算中心都很难达到的一个业务规模。我每天都在忙些什么,为什么会这么忙,忙碌有啥意义?别着急,听我一一道来。

名副其实的“超算红人”

  在普通人看来我只是12排黑色的大柜子,但“人不可貌相”,我可是中国第一台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,也曾是世界上运算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,持续速度每秒2570万亿次浮点运算、峰值速度4700万亿次。如果换算成民用计算机的运算速度,我运算1小时,相当于全国13亿人同时计算340年以上。

  很多人认识我是在2010年11月,我代表中国首次获得世界超级计算机500强榜单第一名,成为超算红人。这个消息让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主任刘光明十分激动,他还记得以前在超算领域受制于人的日子,欧美等国不仅漫天要价,还要求给他们的计算机单独造房子并且不准中国人靠近。2010年,我不仅荣登榜首,还在国际上开创了CPU和GPU高效协同计算的先河(此前都是CPU运算),国外不仅没有能力再封锁我国,还要派专家来参观学习。

  国家投入4亿元资金、科学家们宵衣旰食地研究我,之所以这么重视,是因为如果缺乏自主的超级计算能力,在气候、气象、海洋与能源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基础领域,就无法开展长效气象预报和高分辨率油气勘探,会长期受制于人。

  2015年,美国启动“国家战略性计算计划”,日本、欧盟、俄罗斯等国也都制定了超级计算发展计划,超级计算是未来世界各国抢占的技术前沿,也是  名副其实的“国之重器”。

  “算天”“算地”的“全能算将”

  我的本领很大,作为一个全能算将,“算天”“算地”“算人”都是我的拿手好戏。

  “算天”是让大飞机、航天器在我模拟的虚拟空间飞行,让气象、雾霾在我的数值时空里预测未来变化。听起来很抽象?大家想象一下飞行器和航天器的尺寸就明白,实物实验不可行,成本也太高,且通过传统实验风洞开展飞行器设计已很难满足需求。美国波音787客机70%的研发设计工作都由超级计算数值风洞和计算机辅助设计完成,样机建成直接进入试飞。现在,我已经参与过“国产大飞机、宇宙飞船的全尺寸飞行气动模拟”等重要研究工作。

  再说说雾霾

[1] [2] [3]  下一页